金梅瓶1至5集免费-黄页免费视频网站-美国一级毛大片免费

A18 杜甫五古《赠李白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1-10-13 07:41    点击次数:72

杜甫五古《赠李白》读记

(小河西)

赠李白

二年客东都,所历厌机巧。野人对膻腥,蔬食常不饱。

岂无青精饭?使我颜色好。苦乏大药资,山林迹如扫。

李侯金闺彦,脱身事幽讨。亦有梁宋游,方期拾瑶草。

天宝三载(744),杜甫33岁。五月,杜甫的继祖母范阳太君卒于陈留之私第,八月归葬洛阳首阳山。这期间,杜甫当来往洛阳与陈留之间。此年,李白为高力士所谗,赐金放还,离开长安。据考证,李白是走商州大道经南阳到达梁宋(即宋州,今商丘)的。很可能就是在这个夏秋间,李白与杜甫在某地相会。(见郁贤皓《李杜交游新考》《草堂》1983年第1期,总第5期。)此首赠诗当作于此时。

二年客东都,所历厌机巧。野人对膻腥,蔬食常不饱。

二年:指最近两年。据专家考证,杜甫之父杜闲为开元二十九年(741)去世。杜甫及弟妹应在偃师首阳山“丁忧”。丁忧期间,杜甫应住偃师首阳山附近居处。天宝元载(742),杜甫住在洛阳仁风里的姑母病逝,杜甫也要为其守丧。这段时间杜甫或客居东都。至写此诗时,已近二年。

客东都:杜甫祖父杜审言曾长期在洛阳为官,或曾在洛阳有住处。但景隆二年(708)杜审言去世后,家里断了经济来源,或在洛阳已无住处。杜审言的续弦卢氏及其子女或在杜审言葬后即住“陆浑庄”。从这个意义上,杜甫认为自己居东都为“客东都”。

机巧:诡诈。《庄子-天地》:“功利机巧,必忘夫人之心。”《送王著作赴淮西幕府》(唐-岑参):“不知有机巧,无事干心胸。”

野人:指平民。

腥膻(shān):指肉食。《梁书-刘杳》:“天监十七年,自居母忧,便长断腥羶,持斋蔬食。”《感鹤》(唐-白居易):“不惟怀稻粱,兼亦竞腥膻。”

蔬食:即以粗米、草菜为食。《奉和武帝苦旱诗》(南北朝-庾肩吾):“文衣夜不卧,蔬食昼忘餐。”《戏赠张五弟諲》(唐-王维):“吾生好清净,蔬食去情尘。”

大意:在客居洛阳这两年,所遇之事,使我很憎恶那些机诈巧伪之人。面对着富贵人家的美味,而自己连粗饭也不能饱食。(洛阳是京县,富人自然多。贫富更悬殊。所以有“野人对膻腥”。)

岂无青精饭?,使我颜色好?苦乏大药资,山林迹如扫。

青精饭:即立夏的乌米饭。相传首为道家太极真人所制,服之延年。后佛教徒亦多于阴历四月初八日造此饭以供佛。《次韵钱协待制秋怀》(宋-苏辙):“梦追赤松游,食我青精饭。”

大药:指金丹。唐代道教盛行,统治者和一般士大夫很多人都好炼丹和服食金丹以求长生。

大药:道家的金丹。《浩歌行》(唐-白居易):“既无长绳系白日,又无大药驻朱颜。”

大意:难道说就没有可以延年益寿的青精饭,使我的容颜更加美好吗?这里非常缺乏炼金丹的药物,深山老林的药材,好像用扫帚扫过的一干二净。

李侯金闺彦,脱身事幽讨。亦有梁宋游,方期拾瑶草。

侯:对士大夫的尊称。李侯:对李白的尊称。

金闺:指金马门。金马门,汉代宫门名,为等候皇帝召见的地方。《侍郎报满辞閤疏》(南朝宋-鲍照):“金闺云路,从兹自远。”《贾侍郎自会稽使回…》(唐-刘长卿):“报恩看铁剑,衔命出金闺。”

彦:贤士。《尔雅》:“美士为彦。”《羔裘》(先秦-诗经):“彼其之子,邦之彦兮。”《答对元式诗》(汉-蔡邕):“济济群彦,如云如龙。”《献从叔当涂宰阳冰》(唐-李白):“弱冠燕赵来,贤彦多逢迎。”

脱身:李白在长安醉中命高力士为之脱鞋,高以为耻,便向杨贵妃说李白的坏话,李白自知不为高力士所容,于是自请放还。

事幽讨:寻幽探胜采药访道。

梁宋:指今商丘。商丘在周为“宋国”,汉、魏、晋为“梁国”,东晋称“梁郡”,隋为“宋州”又为“梁郡”。唐武德四年(621)改“梁郡”为“宋州”。唐天宝元年(742)改“宋州”为“睢阳郡”。

瑶草:指仙草。《别赋》(南北朝-江淹):“君结绶兮千里,惜瑶草之徒芳。”《题辛道士房》(唐-储光羲):“门带江山静,房随瑶草幽。”《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》(唐-李白):“朝云落梦渚,瑶草空高堂。”

大意:李白你是金马门的贤德之士,如今离开朝廷,去山林中寻幽探胜。我也有到梁宋游览的意愿,正好与您同行,希望能采到仙境中的瑶草。

这首五言古诗共六联。前四联自叙。表达自己厌都市而羡山林。说自己在洛阳客居两年,很厌烦都市人的“机巧”之心,不习惯都市的直面贫富。自己在都市中是一个常常吃不饱的穷人。自己也想吃到“青精饭”,也想吃到可以长生的“大药”,然而即没有钱买也采不到。(说自己对访贤求道也有兴趣)。前四联虽是写自己,但写的自己其实很像李白。意思是我们虽首次见面,却有共同语言:一是我们都不喜欢都市人的“机巧”。二是我们都喜欢到山林中采药访道。后二联说到李白。你本是“金闺彦”,你本是可以在皇帝身边出谋划策大展宏图的才俊之士,也脱身来到了山野。知道你想到宋州一带游览,我也有这个打算。或许我们一同到宋州,真可以找到我们心中的“瑶草”。李白比杜甫大约十一岁。李白本已受诏供奉翰林,因高力士谗言,“帝赐金放还”。李白已脱身官场,开始到处寻幽访道。杜甫的仕途尚未开始,竞也愿意跟着李白游。看来虽然杜闲卒了,杜甫暂时还有“梁宋游”的资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