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梅瓶1至5集免费-黄页免费视频网站-美国一级毛大片免费

115 杜甫七律《见王监兵马使说近山有白黑二鹰…其二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1-10-13 08:14    点击次数:106

杜甫七律《见王监兵马使说近山有白黑二鹰…其二》读记

(小河西)

见王监兵马使说近山有白黑二鹰…其二

黑鹰不省人间有,度海疑从北极来。

正翮抟风超紫塞,立冬几夜宿阳台。

虞罗自各虚施巧,春雁同归必见猜。

万里寒空只一日,金眸玉爪不凡才。

此诗作于代宗大历元年(766)冬。时杜甫55岁,客居夔州西阁。

本诗原题为《见王监兵马使,说近山有白黑二鹰,罗者久取竟未能得,王以为毛骨有异他鹰,恐腊后春生鶱(xiān)飞避暖,劲翮(hé)思秋之甚,眇(渺)不可见,请余赋二诗其二》。意思是:见到王监兵马使,他说山附近有白黑二鹰。有人试图以网捕捉,久未能得。王认为这两只鹰与其它鹰不同,担心到春天为避暖会飞走,这种猛禽(劲翮)特别喜欢在秋天高飞。请杜甫赋二诗。一首写白鹰,一首写黑鹰。这首是写黑鹰。

首联:黑鹰不省人间有,度海疑从北极来。

不省:不明白。未见过。《函谷关歌送刘评事使关西》(唐-岑参):“野花不省见行人,山鸟何曾识关吏。”《度破讷沙》(唐-李益):“眼见风来沙旋移,经年不省草生时。”《得乐天书》(唐-元稹):“远信入门先有泪,妻惊女哭问何如。寻常不省曾如此,应是江州司马书。”

北极:极北之处。《至日遣兴…》(唐-杜甫):“玉几由来天北极,朱衣只在殿中间。”《登楼》(唐-杜甫):“北极朝廷终不改,西山寇盗莫相侵。"

大意:人间哪里见过黑鹰?怀疑是从极北之处渡海而来。

颔联:正翮抟风超紫塞,立冬几夜宿阳台。

正:使正。翮:禽鸟羽毛中间的硬管,可代指鸟翼或鸟。正翮:整翮。相近的词语还有振翮、举翮、施翮、敛翮等。《百舌》(唐-杜甫):“知音兼众语,整翮岂多身。”《醉歌行赠公安颜少府…》(唐-杜甫):“天马长鸣待驾驭,秋鹰整翮当云霄。”《晨鸡高树鸣》(南北朝-张正见):“晨鸡振翮鸣”。《咏史诗》(魏晋-左思):“习习笼中鸟,举翮触四隅。”《送应氏诗》(魏晋-曹植):“愿为比翼鸟,施翮起高翔。”《饮酒》(魏晋-陶潜):“因值孤生松,敛翮遥来归。”

抟:鸟类向高空盘旋飞翔。抟风:鹏鸟鼓动翅膀、结聚风力而乘风上飞。《晚秋诗》(南北朝-庾信):“湿庭凝坠露,抟风卷落槐。”《奉和幸韦嗣立山庄侍宴应制》(唐-李峤):“树宿抟风鸟,池潜纵壑鱼。”《和刑部成员外秋夜寓直…》(唐-岑参):“击水翻沧海,抟风透赤霄。”

紫塞:北方边塞。《古今注-都邑》(晋-崔豹):“秦筑长城,土色皆紫,汉塞亦然,故称紫塞焉。”《芜城赋》(南朝宋-鲍照):“南驰苍梧涨海 ,北走紫塞雁门。”《紫骝马》(南北朝-陈叔宝):“嫖姚紫塞归,蹀躞红尘飞。”《边将》(唐-罗邺):“若无紫塞烟尘事,谁识青楼歌舞人。”

几:接近;达到。《尔雅》:“几,近也。”《礼记-乐记》:“知乐则几于礼矣。”《同张二咏雁》(唐-骆宾王):“阵照通宵月,书封几夜霜。”《寄友人山居》(唐-黄滔):“高斋秋不掩,几夜月当吟。”

大意:极北之地的黑鹰,在立冬时,振翅高飞,翻越边塞关山,到夜晚即可宿于南方的楚地。(超:跃过。阳台:巫山之女所在地。此联说黑鹰日行万里。这当然是夸张。)

颈联:虞罗自各虚施巧,春雁同归必见猜。

虞(yú):虞人,虞官,虞师。春秋战国时掌管山泽苑囿(yòu)的官。舜的时候曾封“伯益”为虞官,专管草木、鸟兽之事。《荀子-王制》:“使国家足用,而则物不屈,虞师之事也。” 

虞罗:原指虞人所张设的网罗。泛指猎者设置的网罗。《诗三百三首》(唐-寒山):“鹦鹉宅西国,虞罗捕得归。”

见(xiàn):显现。见猜:被猜疑。《读山海经》(魏晋-陶潜):“仲父献诚言,姜公乃见猜。”《酬裴员外以诗代书》(唐-高适):“乐毅吾所怜,拔齐翻见猜。”

大意:猎人处处巧设机关,张设罗网,也没有什么用。然而黑鹰与春雁一起北飞,因颜色不同必被猜疑。(写黑鹰聪明,但也危险。)

尾联:万里寒空只一日,金眸玉爪不凡才。

金眸(móu):明灿如金的眼珠。多指鹰眸。玉爪:对鹰等猛禽脚爪的美称。

大意:从极北的边关到南方的楚蜀之地有万里之遥,对黑鹰来说只需要一天。(这个意思似与颔联重复,还是说快。)它有黄金般的眼眸(是说鹰的敏捷)还有白玉似的利爪(似说鹰的猛利)决不是普通平凡之鹰。(黄色的眼珠,白色的玉爪,通体黑色的羽毛。活灵活现一个美丽、敏捷、勇猛,而且还飞得很快的不凡的雄鹰)。

本首诗首联说黑鹰的稀少;颔联说黑鹰飞得快;颈联说到黑鹰的聪明和危险;尾联描述黑鹰的外形。与“咏白鹰”比,对“品行”的描述似较少(如白鹰的野性、自强等)。其所寄托的寓意似也不同。这首诗好像在说:现在是冬天,黑鹰和我一样都在楚蜀之地。对黑鹰而言,虽是万里寒空,遍地虞罗,处处见猜,但毕竟有“金眸玉爪”可以“正翮抟风”,回到北方也只是一天的时间。对我而言,一样是万里寒空,一样是遍地虞罗,也一样处处见猜,可我没有“金眸玉爪”也不能“正翮抟风”,更不可能日行万里,如何才能与春雁同归故乡呢?